【青春书单】林高:常有“回去读”的愿望

0
532

(文/陈宇昕 原刊登《联合早报》25.07.2016)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阅读变成一件太严肃的事情。

阅读本是刺激想象的一件乐事,四书五经放一边,读起闲书,随文字大喜大悲,怒目慈眉。

随印刷业发展,新媒体的发达,书种是越来越多了,要怎么在书店图书馆里找一本好书,站在浩瀚的知识大海面前,难免有点瑟缩彷徨,因而怯步,所以有人说,阅读需要指引。

那么就开个书单吧!

配合早报改版,《现在·阅读》请了五位作家学者,谈谈他们青春时期的阅读,也请他们各推荐三本好书,供读者参考。

作家林高则自称年轻时阅读习惯“七零八碎”,读哲学美学佛学散文小说诗歌,现代的古典的,但花在西方文学的时间不多。他说,中年以后阅读大致跟着青春的路走,只是西方文论方面更多涉猎。

“虽然要读的书读不完,却常有‘回去读’的愿望。回去读红楼梦,读汪曾祺、杨绛,读郑愁予,读六祖坛经,读陶渊明辛弃疾,读明清小品。温故而知新。新,是看到知给化为慧,慧之中有写作者的心地。”

【林高推荐】

  • 《张爱玲短篇小说》:文字到张爱玲手里,玩一玩,就看到她的睿智,人性的深刻,世故的赤裸。傅雷说张爱玲把聪明机智弄成一种习气。可张爱玲是有底蕴的。她的文学底蕴使她的聪明机智变成她特有的敏锐。她一出手就抓住你的心。
  •  徐复观《中国艺术精神》:文学将哲学(包括美学与佛学)打碎,成为立体可感的东西。读者从作品读到哲学的深刻,反思活着的意义,这是文学家的本事,文学的魅力。这是我读徐复观著作深切体会到的。
  •  曹雪芹《红楼梦》:《红》启发我写作态度,涵盖了我对自己,对人世间的观照。黛玉的死是一种醒悟,宝玉的出走是一种看见,大地白茫茫真干净是一个新的开始。空幻却看到生命的本质。空幻中我们才走出一条真实的路。曹雪芹告诉我们活着是怎么一回事。

NO COMMENTS